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张学勇移民公司
温尼泊华人网 首页 综合 查看内容

漫长的告别:离开俄气 欧洲如何度过下个昂贵冬天

2022-3-25 21:36| 发布者: happylife| 查看: 55| 评论: 0|来自: 网络

摘要: 2006年1月,一场罕见的大规模寒潮席卷欧洲。两个月后,欧盟25国在布鲁塞尔首脑峰会上审议《欧洲可持续、竞争和安全能源策略》(亦称绿皮书),一致同意建立欧盟共同能源政策...
漫长的告别:离开俄气 欧洲如何度过下个昂贵冬天

2006年1月,一场罕见的大规模寒潮席卷欧洲。两个月后,欧盟25国在布鲁塞尔首脑峰会上审议《欧洲可持续、竞争和安全能源策略》(亦称绿皮书),一致同意建立欧盟共同能源政策。彼时,一系列长期及突发因素刺激欧盟国家重新审视其能源政策: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进口地区,欧盟能源需求有一半依赖进口。而石油价格猛涨、一些产油国局势不稳定,尤其是2006年初俄乌“断气风波”影响对欧供气,令各国难消能源供给中断的余悸。绿皮书强调欧盟须采取共同的能源外交政策,并加大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力度。

十六年之后,俄乌冲突又一次引发欧洲能源安全的大讨论。这一次,欧盟欲与俄罗斯“能源脱钩”的态度愈加彻底和坚决:3月8日,欧盟委员会提出一项名为“REPowerEU”的能源独立计划,旨在从天然气开始,在2030年之前逐渐摆脱对俄罗斯化石能源的进口依赖。据欧委会测算,在今年年底前,欧盟对俄罗斯天然气的需求可以削减三分之二,并将长期通过气源多样化、加快可再生能源部署及提高能效加强能源自主。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称“不能依赖威胁欧盟的供应商”,越快采取行动才能“越早真正独立掌控我们的能源系统。”

这是一份雄心勃勃,更确切地说是颇具理想化色彩的能源独立方案。十多年来,尽管欧盟一直在推行能源供应多元化战略,也是能源转型的急先锋,但时至今日,俄罗斯仍是欧盟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的最大供应国。

天然气长期处于俄欧能源博弈的最前线,欧洲国家仓促告别俄气的代价将非常昂贵:一旦俄气断供(无论是由于俄方断气、欧洲买方“自我制裁”或是基础设施遭到破坏),没有其他气源能填补空缺,下个冬天欧洲储气库很可能面临无气可采的局面。缺气不仅会导致欧洲停电、工业关停和更高的家庭能源账单,涟漪般扩散的冲击波将令全球天然气价格急剧上升。

为什么即便是美国这样的全球最大液化天然气出口商也无法快速取代俄罗斯对欧供气?减少对俄天然气依赖将带来多高的短期经济成本?谁来为此买单?如果欧盟要维持对俄罗斯能源的长期抵制,还将面临哪些艰难选择?本文将基于数据给出上述问题的答案。

新能源急先锋仍高度依赖俄罗斯化石能源

欧委会的数据显示,过去五年,化石燃料在欧洲能源消费中的占比为57%-60%。尽管近年来欧洲可再生能源快速发展,但本土煤炭和天然气产量的下降意味着欧盟仍高度依赖进口化石能源来满足能源需求,天然气、石油和煤炭的对外依存度分别高达90%、97%和70%。

在这三个领域,俄罗斯均为欧盟的头号供应国:2021年,俄气在欧盟天然气进口总量中占比约为45%,过去几年这个数字平均在40%左右,各成员国的进口水平不同。欧盟的其他主要天然气供应国有挪威(23%)、阿尔及利亚(12%)、美国(6%)和卡塔尔(5%);欧盟的原油进口中俄罗斯占比27%,其次是挪威(8%),哈萨克斯坦(8%),美国(5%);煤炭领域,尽管近年来欧盟进口量有所下降,但俄罗斯仍是主要供应国(46%),其次是美国(15%),澳大利亚(13%)。

俄乌冲突升级之前,欧盟和俄罗斯去年就在“谁才是欧洲能源危机的罪魁祸首”这个问题上吵得不可开交。去年10月,法国、西班牙、希腊、捷克和罗马尼亚发布联合声明,呼吁采取紧急行动,减缓天然气价格飙升带来的冲击,并彻查气价创纪录大涨的原因。与此同时,欧盟委员会开始调查一些欧盟国家关于俄罗斯利用其主要供应国地位推动欧洲天然气价格飙升的投诉。指责者认为,俄罗斯借由不向欧洲提供额外的天然气施压监管部门,以试图加快北溪-2天然气管道的批准进度。

彼时,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和克里姆林宫一再表示,俄罗斯一直根据现有合同为其客户供应天然气。俄罗斯总统普京则称,能源价格飙升的欧洲市场出现了“歇斯底里和一些混乱”,他将此归咎于向绿色能源的过渡和对油气采掘业的低投资。

2月下旬俄乌矛盾激化后,德国叫停北溪-2的认证程序。这条从俄罗斯绕过乌克兰、经波罗的海直达德国的天然气管道,从评估到铺设完成耗时超过10年,如今启动无望。

从去年到今年,俄罗斯对欧供气量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

牛津能源研究所(OIES)近日发布的报告称,若剖析欧洲(欧盟27国加上英国)天然气的不同来源,进口管道气所占比例大于本土气和进口液化天然气之和,足以见进口管道气对于欧洲天然气供应安全的意义。2019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对欧洲的管道天然气出口创下新纪录(1790亿立方米),2020年受疫情影响欧洲天然气需求下降,进口俄气回落。2021年前三季度,俄罗斯对欧洲供应的管道气同比增加,但四季度开始急剧下降,这一趋势延续到今年初。

牛津能源研究所认为,俄气仅供应了长协下的合同气量,但未在其电子销售平台上销售额外气量。欧洲买家在今年1-2月份的大部分时间减少了俄气的提货量,因为与俄气签订的长协价格高于欧洲天然气现货价格。但2月下旬俄乌冲突骤然升级之后,上述情形彻底扭转,俄罗斯输往欧洲的管道天然气量大幅上升,从2月23日的2.77亿立方米/天上升到月末三天的3.55亿-3.65亿立方米/天。
2021年四季度以来,欧洲不同来源的管道气进口量,蓝色代表俄气,红色代表挪威天然气,绿色代表北非天然气,黄色代表阿塞拜疆天然气。如图所示,来自挪威、北非和阿塞拜疆的管道气相对稳定,意味着满负荷运行。2月底,进口俄气出现了急剧增长。来源:牛津能源研究所

也就是说,在俄乌冲突升级初期,欧洲购买的俄气,不降反增,这看起来多少有些矛盾。这背后的原因是随着局势恶化,欧洲天然气现货价格飙升,使得俄罗斯的长协价格显得更有吸引力,欧洲买家增加了提气量,这种增量在过境乌克兰的天然气管道上尤为明显。

从过去几个月欧洲的其他进口管道气源来看,来自挪威、北非和阿塞拜疆的气量相对稳定,意味着满负荷出口。在供需吃紧的市场中,唯一有增供潜力的管道气源,来自俄罗斯。
不同路线的俄罗斯管道气对欧供应量,代表过境乌克兰的管道气量(黄线)波动最为剧烈。来源:牛津能源研究所

上述分析突显了在俄乌冲突发生之前,俄罗斯对欧洲供气已经出现下滑,欧洲市场已处于非俄罗斯管道气供应达到最大容量的情况。如果俄气从已经低于正常水平的情况下被部分或全部削减,欧洲将不得不转向其他非管道气源,即进口更多液化天然气、增加本土天然气生产和储气库提采,以及需求侧管理(比如限电)。

若俄气断供,美国液化天然气能立即填补空缺吗?

在去年冬天欧洲天然气需求增长、库存低位、供应主力俄罗斯又未增供的情况下,非俄罗斯的液化天然气大量涌入欧洲市场。

美国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隶属于美国能源部的美国能源信息署(EIA)数据显示,2021年,美国成为欧洲最大的液化天然气供应国,占欧盟27国和英国所有液化天然气进口量的26%,其次是卡塔尔(24%)和俄罗斯(20%)。2022年1月,美国液化天然气占欧洲当月全部进口量的一半以上。
欧盟和英国天然气进口来源的同比变化(2021年10月- 2022年1月),俄罗斯天然气(橙色)减量、美国天然气(蓝色)增加。来源:国际能源署

液化天然气(LNG)由天然气经过压缩、冷却至零下162摄氏度液化而成,其体积仅相当于同量气态天然气体积的1/600。相较于管道天然气,液化天然气贸易依托船运来实现。2022年,美国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国。如果俄罗斯天然气彻底断供,美国等LNG供应商等快速填补空缺吗?

答案是不能。不同于石油和煤炭,天然气要复杂得多:全球天然气贸易严重依赖基础设施,无论是买方还是卖方,都难以突然与多样化的交易对象无缝衔接。
欧洲LNG接收终端分布图,其中深蓝色表示已投运,半蓝半黄表示已投运且计划扩建,黄色表示计划建造,绿色表示在建中。来源:欧委会

一个典型的买方案例是德国,德国副总理兼经济和气候保护部长罗伯特?哈贝克日前访问海湾产油国卡塔尔和阿联酋,寻求签订新的天然气订单。卡塔尔是全球最大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国之一,但德国缺乏必要的LNG进口基础设施。虽然德国总理朔尔茨已表态要在国内建造两座LNG接收站,但接收终端不太可能在2026年前准备就绪。

“如果俄罗斯天然气断供,LNG难以弥补这一缺口。1月,LNG在欧洲天然气供应量的占比为32%。如果欧洲所有进口码头都满负荷运行,理论上来说,这一比例将提高至40%,但这显然不现实,因为部分进口码头没有很好地联通欧洲的主要消费市场。”大宗品市场信息服务商ICIS全球能源信息总监埃德?考克斯(Ed Cox)对澎湃新闻表示,1月,俄罗斯的天然气及LNG供应份额仅略高于20%,已经明显低于往年的平均水平。美国已是欧洲最大的LNG供应来源,美国的LNG装置正接近满负荷运行,一套新建LNG出口设施正在投产。

短期内美国LNG难以完全取代俄罗斯天然气,但长期来看欧洲将成为美国新增LNG出口产能的重要目标市场。“为了满足欧洲未来新增的LNG需求,美国或将继续加大LNG生产项目投资,同时欧洲LNG进口能力也将提高。在储气方面,德国计划出台法律,要求境内储气设施在下一个冬季到来之前要达到接近满负荷运行。其他国家也可能效仿类似做法。”埃德?考克斯说道。

除了接收终端等物理限制,全球LNG市场的合同结构、市场供需面也限制了将无限量原本运往其他市场的产品紧急转运至欧洲的可能性。

国际液化天然气项目的投资极其巨大,因此需要签订照付不议的20-25年长协才能获得贷款,长协锁定了买卖双方的合同期限、数量、定价公式、目的地灵活性等条件,这会限制供应商将其他市场的天然气转供欧洲。当巨大的套利空间出现,会吸引现货供应商改道向欧洲卖气,但放在全年和长期尺度上,LNG供应宽松是不可持续的。

埃信华迈(IHS Markit)的数据显示,去年入冬之前,亚洲LNG需求旺盛,欧洲LNG进口持续下降,市场紧平衡;但自去年四季度起,LNG资源回流欧洲市场,缓解供应紧张局面。长期来看,2026年前LNG供应增长有限:在现有超过1.3亿吨/年在建或已经FID(最终投资决定)的液化产能中,有1亿吨/年将在2025年以后才能上线。

当欧洲进口LNG的需求激增,市场将变得更紧张,继而进一步推高全球LNG价格。

埃德?考克斯对澎湃新闻说,一旦切断来自俄罗斯的能源供应,欧洲将不得不从其他地区采购更多的天然气,尤其是LNG以弥补供应缺口。这意味着欧洲将与亚洲、中东和美洲的LNG买家展开更加激烈的竞争,或将进一步抬高全球LNG价格,亦会刺激全球LNG生产项目的投资力度加大,尤其是在美国的项目。长期来看,西方国家和俄罗斯之间的关系持续动荡会带动油价在更长时期内延续涨势,最终将影响全球下游买家。能源成本过高及其对下游需求的影响已经引发市场担忧。虽然对可再生能源发电领域的投资也可能加快,但欧洲天然气短缺或将导致发电厂的煤炭用量增加,碳排放量也将随之增加。

总部位于比利时、专注于经济学研究的布鲁盖尔研究所(Bruegel)测算,假设俄罗斯天然气供应量减半且进口其他替代气源的成本增加50%,那么欧洲2022年将为此付出250亿欧元的额外成本,天然气进口总额将达到3700亿欧元,这一数字在2019年为600亿欧元,2021年达到1700亿欧元。

替代能源在欧盟内部的物流成本也是个难题,现有的LNG接收站大量分布在西班牙、各国间互联互通程度不高,需要采取紧急行动对加强现有设施、启动紧急投资。Bruegel的分析文章认为,欧盟减少对俄罗斯能源依赖的短期成本可能达到1000亿欧元(500亿欧元用于补充天然气储备、250亿欧元进口非俄气的额外成本、250亿欧元的欧盟内部分配成本)。更关键的问题在于:首先,其中有多少由私营部门和最终用户承担,多少由公共财政承担?第二,这一高额成本在欧盟成员国之间如何分摊?

下一个冬天

牛津能源研究所的天然气市场报告还对欧盟增加本土产气和储气库采气的情形进行了分析。这些努力很难弥补俄气断供的缺口。

欧洲本土的天然气生产长期下降,荷兰约占欧盟27国天然气产量的一半。但过去五年,荷兰和欧盟其他国家的天然气产量以大致相同的速度下滑。欧盟27国的天然气产量从2017年的830亿立方米下降到2021年的510亿立方米。英国的天然气年产量和季节性弹性也在下滑。当进口俄罗斯管道气减少,欧洲本土天然气产量的弥补效果杯水车薪。

2021/22年冬季开始时,欧洲的储气水平比正常年份的预期低了10%。此后温和的气温加之采气放缓令2月28日欧洲储气量与2017和2018年同期相似,但仍显著低于2019年-2021年同期的储气水平。
欧洲储气库水平,黑线代表2021/22。来源:牛津能源研究所

上述报告的作者们提出,假设将俄罗斯的天然气流量――相当于2020年4月至2021年3月之间的历史流量(1250亿立方米)――从净进口中剔除,那么欧洲用于满足今年夏季消费的天然气供应不足。天然气将在夏季从储气库中提取出来(而非补充库存)――从4月至9月总共采气210亿立方米――到10月初,储气库中的天然气几乎枯竭。随着冬季的临近,天然气供应赤字将急剧扩大。由于没有剩余库存可平衡更高的需求,从10月到明年3月,平均每月的天然气短缺将略高于200亿立方米――总计约为1250亿立方米――与中断的俄罗斯流量相同。鉴于需要保护全面供暖负荷,冬季的负担可能会落在电力和工业部门身上,尽管一些天然气可能会被煤炭和石油取代,但很可能会出现部分关闭工业用气和停电。

在上述假设情景下,由于储气库气量不足、俄气中断,中欧和西欧40%的天然气需求极有可能在明年冬天得不到满足。如果算上其他替代供应来源(包括可能在夏季从其他市场转移到欧洲的LNG、本土天然气生产、从挪威等国家进口更多管道气),总体来说能减少400亿立方米的短缺。在需求方面,国际能源署(IEA)建议提高核能和生物质能的产量,叠加一些可再生项目以及需求管理方面的措施,可以替代相当于300亿-35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需求。然而,在12月至次年3月的冬季高峰期,这仍然会留下至少500亿立方米甚至更大的缺口。

这意味着,一旦俄气中断和削减发生,欧洲持续已久的能源危机将加剧:天然气价格将飙升至更高并向电价传导,最终消费者将面临更高的能源账单。通货膨胀也就升级,削弱企业竞争力。

Bruegel在另一篇评论文章中说道,欧洲要成功应对摆脱俄气带来的挑战将涉及一系列艰难的政治、环境和社会选择。例如,在荷兰,提高天然气产量将导致该国最大气田周围的地震活动增加――这一因素曾经促使阿姆斯特丹限制产量。荷兰家庭会因为获得更多天然气而接受这一点吗?德国是否应该延长其核电厂的运行时间,甚至重启一些肮脏的褐煤电厂?法国如何才能通过比利牛斯山脉接受更多的天然气和电力连接――让欧洲其他地区获得西班牙巨大的接收能力?意大利电力部门或东欧供暖系统飞涨的能源费用又如何呢?

断供担忧之下,欧洲各国正在积极寻找替代选项。

近来主动出访卡塔尔寻气的除了德国,还有意大利。德国约有一半的天然气需求依赖从俄罗斯进口,在意大利,这一数字是40%左右。3月5日,意大利外交与国际合作部长迪马约抵达卡塔尔,对卡塔尔进行工作访问。根据意大利外交部的声明,迪马约与卡塔尔副首相兼外交大臣穆罕默德举行会见,重点就两国关系以及在各领域的合作,特别是能源合作进行商讨。

更早之前,在经历了去年的“史上最贵冬天”之后,法国总统马克龙呼吁重振法国核电产业,正寻求新建至多14座核反应堆,以助该国摆脱对化石燃料和进口能源的依赖。他曾表示,为了将能源价格保持在“合理”水平、减少对外国的依赖,法国必须在节约能源的同时,在本国的土地上投资无碳能源。

相较于投资天然气基础设施、开发可再生能源或寻找其他俄气替代品,扩大煤炭开采是最快的解决方案。俄乌冲突之后,煤炭成为部分欧洲国家的短期选项。

标普全球(S&P Global)欧洲电力分析主管格伦?里克森近日表示,英国和德国的2家燃煤电厂已经推迟了关停计划,预计还会有更多燃煤电厂跟进。 “事实上,我们看到,与俄乌冲突爆发前相比,对今年夏天以后燃煤发电前景的预期已经变好了,因为未来几年天然气的‘天价’让其变得有些遥不可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维权声明:本站有大量内容由网友产生,如果有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点击右下角举报,我们会立即回应和处理。
版权声明:本站也有大量原创,本站欢迎转发原创,但转发前请与本站取得书面合作协议。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3-2020, WinnipegChinese.COM
GMT-5, 2022-8-11 07:44 , Processed in 0.084567 second(s), 15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