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张学勇移民公司
温尼泊华人网 首页 综合 查看内容

习近平自我否定?中国再次回到经济优先的路线?

2022-12-19 22:23| 发布者: happylife| 查看: 413| 评论: 0|来自: 网络

摘要: 聿文视界:中国是否会再次回到经济优先的发展路线邓聿文坐落在广州的富力中心外的金色雄狮雕像...
习近平自我否定?中国再次回到经济优先的路线?

聿文视界: 中国是否会再次回到经济优先的发展路线

邓聿文



坐落在广州的富力中心外的金色雄狮雕像。

编者按:这是邓聿文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有中国的经济学者认为,上周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是近10年来最重要的一次经济工作会议。说它最重要,是因为中国当下的经济形势似乎可以用坏得不能再坏来形容,而明年又是中共二十大后的所谓开局之年。中国人讲究风水,开局好不好,对社会心理和预期都有重大影响。新的领导班子到底有几斤几两,能不能服众,明年的经济表现是关键。

目前看,要稳住明年的经济增长不是采取刺激政策就可以做到的。当局日前公布的前11月经济数据非常不理想,投资、消费和进出口三驾马车已失动能,虽然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3%,货物进出口同比增长8.6%,但制造业和房地产两大门类投资增速则分别下降0.4和1.0个百分点至9.3%和9.8%;消费同比萎缩5.9%,幅度超市场预期。分季度看,一季度原本不错,经济增速达到4.9%,二季度因上海封城增速只有0.4%,表现最差,三季度回升到了3.9%,市场预期四季度会延续三季度的增长态势,但疫情的反腐和各地层层加码的严防死守,导致10月和11月经济再次进入萧条状态。比如10月的进出口同比还有6.9%的增长,11月大幅放缓至0.1%。这可能是当局在12月突然放弃动态清零的根本原因。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难得承认经济遇到了危机,用会议的话说,当前中国经济恢复的基础尚不牢固,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仍然较大,产业链供应链运行不畅、企业生产经营活动受阻、科技创新能力不强等问题依旧存在;外部环境动荡不安,也给中国经济带来的影响加深。习近平是一个好要面子不肯认错的人,即使不得不放弃动态清零,仍然不能说中国的抗疫模式是失败的。然而,面对如今的经济形势,他不能装作鸵鸟视而不见。

与往年相比,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多了一些本来应该成为常识,但最近几年很少提的表述,如强调坚持实事求是、尊重规律、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坚持“两个毫不动摇”,恪守契约精神等,这些背后都是有所指的。会议还把切实落实“两个毫不动摇”作为明年的工作重点之一,称针对社会上对是否坚持“两个毫不动摇”的不正确议论,必须亮明态度,毫不含糊。“两个毫不动摇”在此当然偏重的是毫不动摇发展非公经济。因为国有经济国有企业根本无须强调“毫不动摇”,政府在做的就是发展壮大它们,但对民营经济和民营企业,过去几年当局实际实行的是限制和打压政策,并放任舆论妖魔化。此次会议提出从制度和法律上把对国企民企平等对待的要求落下来,从政策和舆论上鼓励支持民营经济和民营企业发展壮大,依法保护民营企业产权和企业家权益,虽然看起来都是老生常谈,毫无新意,然而对每一个身处中国当下场域,经受过政策寒冬的企业家来说,这些“老生常谈”实际意味着什么。

谈到民营经济就不能不提民间资本。对后者,当局这些年更是防范有加,警惕资本的壮大挑战中共政权,导致民间投资信心极度弱化,中国最近几年投资的最大变化即出现在这里。民间投资又多集中在制造业和房地产领域,特别是房地产投资占中国全部投资的比重近1/3。民间投资的信心崩溃直接造成今年房地产投资的大幅下降。当局对此是清楚的,本次经济工作会议再未提对资本的规范与监管及反垄断问题。去年和前年的会议都涉及该问题,强调要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为资本设置“红绿灯”,依法加强对资本的有效监管,防止资本野蛮生长。在这种政策导向下,当局开始收拾阿里、滴滴、新东方等平台企业,将这些本来在国际上有竞争力的中国平台企业折腾得半死。现在这些表述在经济工作会议中都不见了,相反,提出支持平台企业在引领发展、创造就业、国际竞争中大显身手,完全变了一个调。会后,新任浙江省委书记还马上去阿里调研,只是马云们未必肯领情。

此次经济工作会议亦未将习的政治标签共同富裕来部署,在谈到做好2023年经济工作的基调时,虽然依然强调“稳字当头,稳中求进”,但实际像一些学者建议的,是以进为主,进中求稳,给人的感觉好像当局重又回到过去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发展路线,不再政治挂帅。人民日报19日的头版头条的标题即是“以进固稳”。而最近多个官方智库建议当局祭出GDP这根指挥棒,向官员发出清晰的政治信号――把精力用在搞经济上,似乎也可佐证这点。

习真的能够仅仅在经济恶化的背景下,就自我否定,重把心思放在经济发展上?许多人表示怀疑。一种流行的看法认为,习不会再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而是继续将维护自己的权力和统治当作头等大事。理由是,别看他大权在握,但他对权力总有一种危机感,而且他的独裁统治也不断地制造新的矛盾和政敌出来,因此,维护自己的权力、权威和统治是一个永不会停止的过程。

从极权统治的逻辑看,这种说法没错,然而,在某些特殊时期,当某个事情会影响到他的权力、地位甚至已经对他的权力和地位造成某种冲击,并进而损及中共的统治,对党的合法性构成严重伤害时,他应该会从保权的迷思中抽出身来,重点解决这个迫在眉睫的事情。即使他不愿意,形势也会迫使他如此做。

当下正是这样一个特殊时期。如果经济迟迟得不到改善,有一个至少5%的增长水平,单单地方政府的债务就无法解决。疫情三年以及经济萧条,带来的一个直接后果是地方财政的无以为继,不得不依赖大量发债去抗疫、投资基本民生以及维持政府运转。但债务总有个上限,超过限度会诱发金融危机。而目前中国的地方债务占比已经逼近当局规定的红线。所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防范金融风险列入明年的工作重点。经济恶化的后果当然远不止债务危机的问题。清零直接逼出了白纸运动,假如经济形势不好再逼出民众的大规模抗议,当局要想平息它就不那么轻而易举。

维稳事关习政权的存在价值,习宣称他的政权是人民至上,如果一再出现群众抗议,表明人民是不喜欢不满意他的政权的,习挂在嘴上的人民至上就破产了。这还会连带损及中共,因为习政权代表的就是中共。对多数党内官员来说,习的下台并不一定会触及他们个人的利益,相反很可能带来党内权力的重新洗牌,但党的统治不稳,损害的就是他们个人的切实利益。所以保党比保习重要得多。中共目前平息群众不满的唯一办法还是大力发展经济,通过经济增长让民众多少分享一点发展的收益缓解怨气。如果这条路被阻断,民众的不满只会加剧,届时中共统治的合法性就会完全流失,要维持统治,只能依赖赤裸裸的暴力,但这是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做的。因此,当经济本身带来严重的政权合法性之殇,保权就必须让位于恢复经济,否则权力也是保不住的。

目前,习的权威因清零和经济已严重受损,但他依然牢牢控制着权力,党内暂时还无人敢挑战他,故而对他来讲无须为保权采取特别的措施,甚至用它压过经济。另外,新班子上任在二十大开局之年把经济搞砸,也将建立不起应有的威信,以后的治理会更麻烦。这同样是习不愿看到的。

所以我认为,若没有大的意外出现,至少未来两到三年,当局会将工作重心转到经济上。其实二十大前我即提出,如果经济一直未有起色,习大概率会在明年把工作重点放在经济上。二十大报告或许预知到这点,保留了经济建设作为中心任务的表述。中国社科院原院长谢伏瞻最近表示,增长目标是关键指标,是宏观经济政策的锚,是引导全社会预期的风向标,也是各地区、各部门对标的参照物,为当局抬出GDP造势。广东福建浙江等多个发达地区在解封后第一时间组团去国外招商,拿出了一幅拼经济架势,明年中国两会很可能会设定5%的增长目标,以重振经济,这一切都表明,当局事实上正在回归经济优先的基本路线。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维权声明:本站有大量内容由网友产生,如果有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点击右下角举报,我们会立即回应和处理。
版权声明:本站也有大量原创,本站欢迎转发原创,但转发前请与本站取得书面合作协议。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3-2020, WinnipegChinese.COM
GMT-5, 2023-2-5 02:57 , Processed in 0.010903 second(s), 15 queries .